乐游原 boosted

我不得不承認沒有那麽愛你了
但你對我又與對別人如此不同
我應當感激

没有花香
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在申請季戰友的用處就是
當你覺得你很極限了
會發現有人更極限
(不明明有人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提交了所有材料並拿到offer...)

在假装Z老师推荐我自己的时候,写到了“相信她一定会走得很远”,突然想到刚刚进初中时那位语文老师给我写的“相信你一定能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得很远、很远!”记得那给重复和感叹号,也记得当时埋在心里的骄傲,那红笔的感叹号的样子。后来我果然走远了,离开家乡来到这里,又要离开这里走向更远的地方,可是,反而,世界变小了。在这愈来愈小愈来愈能看到界限的地方,走得更远,是走向何处呢?那里一定就比这里更好吗——“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可是世界是倾斜的,永远向远方倾斜,所以所有人都在滑向那里。濛濛的雨水,从十几岁一直下到现在。

而到現在連推薦信都沒有要到。半年前和一年前以爲的那個申請季,和實際上的申請季,差別何止一點。

像死亡一樣潔白

如果你也經歷,那麽你將知道,像死亡一樣潔白的白頁。在上的冰凌,垂下的水,融化的眼睛。氣球越來越大,而果核越長越小,一個飛到天上,一個掉到地裏。潔白的尸體,在空中像熱氣球,緩緩地行駛向遠方。

2020/11/20 16:30:19

睡眠,是从意义之网上逃脱的瞬间,就像正在读的雷布拉德伯里的《一声惊雷》,六千万年前,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大选(书内和书外的),也没有你和我,意义之网还没有第一根丝线,我们漂浮在空中,那么自由,那么无限。所以睡眠和去六千万年前的时间旅行应该是一样的。

2020/11/20 14:17:14
睡眠爲何這樣讓人安心,重來死亡的寬闊柔美的懷裏。

/午睡去了

2020/11/20 14:07:17 at lib
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竟然好了一点。也许是睡眠,加食物,加出了太阳(多么重要)。
人是很好很好引导的生物,清晨的心境永远好于晚上。

一切都会好的吧……一切都会好的吗?
绝望着,平静地绝望着。就像梭罗说的,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之中。
都会结束的,即使是失败的结束。

“We experience the possibilities radially from reality. We are very much like Alice at that complex intersection where she asks the Cheshire Cat which way to go, and the Cheshire Cat asks her where she wants to go. She says anywhere, and the Cheshire Cat says it doesn't matter which way you go then.”
a quotation in my term paper

午睡时间越来越长,晚上睡觉时间也越来越长,一切变得越来越长,只有未来变得越来越短。我要迎接我的短未来时代,一个可期事件密度更低的时代,然而好像是从和另一个人朝夕相处开始的,觉得这辈子随便过一过也就过去了。自然更深层次的是——从那个茧中的梦醒过来了,却无人给我编织新的茧。

準備要交的材料,可是等待別人回復的時間那麽漫長。隨時有可能拒絕的;可以默然不回復的。
這難捱的時間,難捱的歲月,被自己輕易放走了的東西都在最後時刻在頭腦中一一展覽。

想説話,不知哪裏說,想起來長毛象,於是鼓搗半天,來到這裏,再鼓搗半天,經營起了頭像和個人簡介。現在可以説話了!只是我是一個絕對無法放下偶像包袱的人!而新換的頭像是那麽好看。何況自己還開始用起了繁體。可是,可是話癆屬性還在,就等著再把這裏變成一個細水長流的絮語端。

Societal Free Speech Social Network

Societal is an unbiased social media network focused on real user experiences and engagement. We champion free speech, individual liberty and the free flow of information online. Publish links, pictures, text and video on a ethical sustainable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